清平乐:徽柔上朝堂怒怼司马光,说他不懂情爱,真是被惯坏了

时间:2020-05-18 05:57:34阅读:4298
《清平乐》讲述的是宋仁宗赵祯身不由己的一生,徽柔常说,爹爹每日都要被朝堂上这些老头子找茬,还要跟他们争辩,活得很累,她体谅爹爹的难处,做帝王不容易。当徽柔经历了夜扣宫门,遭到言官弹劾的时候,她再也

  《清平乐》讲述的是宋仁宗赵祯身不由己的一生,徽柔常说,爹爹每日都要被朝堂上这些老头子找茬,还要跟他们争辩,活得很累,她体谅爹爹的难处,做帝王不容易。当徽柔经历了夜扣宫门,遭到言官弹劾的时候,她再也忍不住了,她提着木偶上朝堂,当面怒怼司马光,说他不懂爱恨嗔痴,说一套做一套。

  其实,徽柔早就对司马光的思想抱有成见了,在矾楼看女子相扑时,司马光便用衣袖遮住眼睛,一副很厌弃的样子,显得有些与众不同。后来,徽柔又在矾楼遇上司马光,听到他数落女子相扑不顾形象的表演有失体统。当时徽柔就很不服气了,出言与他怼了几句,只不过司马光没有计较,也不知道是公主,就这样不了了之了。

  现在司马光又弹劾徽柔,让徽柔非常不爽,她准备好司马光年少时的诗词,提着木偶,上了只有官家和大臣的男人们的朝堂,开始对司马光提出面对面的控诉。

  徽柔口中念着司马光的情诗,问他诗中那位女子现在何处,知不知道何为爱恨嗔痴,知不知道动情犯错是什么滋味。

  她问司马光,为什么用至高无上的道德标准去要求别人,让他们做一个精致的傀儡,而自己却能像正常人一样去爱去恨去犯错,难道官家,皇后,公主就不能也像他一样吗?一定要时刻谨言慎行,将自己牢牢包裹住,不能犯错。

  越来越觉徽柔有些像张贵妃了,她们都有些任性,有些胆大妄为,还有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自由崇拜。大臣们也不是吃饱了撑的,跑去官家面前弹劾谁,而是尽忠职守畅所欲言,公主夜扣宫门的确有违宫规,没有规矩不成方圆,司马光没有针对谁,只是就事论事,这么做也是为了官家为了朝廷。

  也许徽柔说得对,大臣们要求官家,皇后,公主成为道德楷模,是有些强人所难。但是高处不胜寒,享得了荣耀与富贵,也要担得起责任与义务,谁让你在群众的顶端,牵引着众生的风向呢。

  是人都会犯错,但是不应该指责那个让你有错就改的人,谁都喜欢听好话,但是忠言逆耳利于行,徽柔是不是应该收收自己的脾气,想想自己的问题,与官家和皇后一样,让自己变得优秀,成为万民的表率呢?

  公主的确没有承担天下的义务,但是作为皇家的一分子,拥有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荣耀,是不是至少也要为皇家争一份脸面,而不是丢了皇家的脸面还不许人说。

  司马光有没有说一套做一套那是他的问题,私下也可以追究他的人品,但是他只要在朝为官一天,他就有谏言的责任,这是两码事。

评论

  • 评论加载中...